返回顶部

大学生患罕见脑膜炎 其母隔空“跪求”协和专家

http://www.scol.com.cn  (2015-01-13 15:54:12)  来源:  
编辑:张洋杨双双  

中国青年网济南1月13日电(记者 杨双双)山东一大学生突患“新型隐球菌脑膜炎”,至今已昏迷十天。因此病治疗难度颇大,死亡率较高,其母情急之下隔空“跪求”北京协和医院专家,希望“救救孩子”。

大学生突患“隐球菌性脑膜炎”重度昏迷

“真希望躺在里面的是我,如果可以,我想替他承受这一切。”在山东省胸科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高飞满面泪痕、喃喃地说。

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的病人叫高玉辉,山东理工大学电气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高飞是他的姐姐。

QQ图片20150112165804

原本“一口气能做近百个俯卧撑”的高玉辉,现正遭受病魔的折磨。(中国青年网记者 杨双双摄)

自1月2日下午进入山东省胸科医院重症监护室,高玉辉一直呈深度昏迷状态至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高飞痛苦地说。

同样极度悲伤的还有高玉辉的父母。

“救救孩子,求求你们救救孩子!”当见到中国青年网记者,高玉辉的母亲快步上前,一把握住记者的手,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她的眼睛赤红,眼泪不断地涌出来。

高玉辉的病情十分突然。

据介绍,2014年12月初,高玉辉感冒后持续头痛,12日前往淄博市中心医院检查,院方怀疑为脑膜炎,当天转至青医附院检查被诊断为病毒性脑膜炎,但治疗到12月31日,高玉辉开始出现昏迷症状。

“半夜起来就迷糊,一开始肚子疼,后来全身疼,头疼得大哭。”高飞告诉记者,“后来发展到不能对话,整个人没有意识,手脚抽搐,翻白眼,怎么叫他都没反应。”

“当天晚上下了病危通知书,我们一家人都吓懵了。”高飞说,无奈之下,又转至青岛胸科医院治疗,但结果仍不理想。

1月2日凌晨五点,高玉辉被转到山东省胸科医院,下午即进入重症监护病房。1月4日其肺部感染,出现呼吸衰竭症状。

1月5日,经过专家会诊,高玉辉被确诊患上“新型隐球菌性脑膜炎”。

据了解,“新型隐球菌”病毒为新型病毒,它是一种深部真菌,侵犯中枢神经系统时主要引起隐球菌性脑膜炎,该病例极为罕见。由于该病容易引发多种并发症,目前仍有较高的死亡率。该病治愈时间较长,一般要在3个月左右,有的甚至要在一年以上。

举牌“跪求”权威医院专家

“医生说这种病更容易发生在养鸽子、种植蘑菇的人,或者身体素质比较差的人身上。像我弟弟这样健康人得病的情况很少见。”高飞告诉记者。

高玉辉的主治医生、山东省胸科医院周主任也表示,“我从医二十年来,也很少见过二十岁的大小伙子突然得这种病。”

据周主任介绍,现在高玉辉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呼吸,他的肺部感染比较严重,“肺部的真菌感染刺激了中枢神经,导致他颅压太高,一直降不下来,所以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我们目前主要的治疗方案是先抢救,恢复他的生命体征。”周主任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新型隐球菌性脑膜炎这种病总体来说,确诊较难,死亡率较高,死亡原因主要为脑疝。“如果能恢复生命体征,接下来还需要长期的治疗过程。”

而面对在重症监护室中生命处于高危状态的高玉辉,家人已心急如焚,度日如年。

“医院每天只给家属五分钟时间,且仅限两人探视。不管谁进去,他(高玉辉)都没反应,出来的人就哭”。高飞说。

也因此,高玉辉家人最迫切的愿望是挽救高玉辉的生命。

“感谢山东省胸科医院的医生们,毕竟在这里确诊了弟弟的病情。” 高飞表示,同时她更希望“国内对隐球菌比较专业、权威的医院、专家向我们施以援手”。

当了解到国内针对此病比较权威的医院是北京协和医院后,高玉辉的姐夫李海已前往北京,但“结果怎样谁敢说呢”?

万般无奈之下,高玉辉母亲制作了一块“跪求专家”的牌子,一有时间她就举牌前往人多的地方,“希望能引起好心人的注意。”

记者注意到,牌子是用纸板做的,上书“跪求专家”四个大字,下发注明是“儿子患隐球菌性脑膜炎,希望有权威专家和好心人的帮助。”

治疗费高昂日花两万

“愁人啊。”高玉辉的父亲不善言辞,面对记者时说得最多的便是这句话。“现在哪怕是能有人给我们有希望也好啊……”他摇了摇头说,“晚上睡觉不知道醒多少回,根本就睡不踏实,一闭上眼全都是孩子。”

“只要能救小辉的命,让我做什么都愿意。”高玉辉的母亲则说。

QQ图片20150108203354

高玉辉病倒,让一家人陷入极度痛苦之中。(中国青年网记者 杨双双 摄)

记者注意到,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的长座椅上,铺着几张拼在一起的硬纸壳,上面有一床薄薄的被子——这便是肖玉辉父母在医院的休息之所。

高飞告诉记者,这几天她和母亲都出现了感冒症状,“最怕的是我们都累倒了,没人去照顾小辉”。

“我们现在最着急的是能救弟弟的命,其实巨额的治疗费用也已把我们就要压垮了……”高飞叹息。

高飞告诉记者,目前,重度昏迷的高玉辉在山东省胸科医院每天治疗的费用高达两万元,光注射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一项,每天八瓶,就是4482元。“医生说治这个病治疗100天是少的,照这样计算,至少得200万啊。”

而高玉辉的家境并不富裕。据介绍,高玉辉父亲是一名瓦工,母亲常年在家种田,家中收入十分微薄。供完姐姐上大学结婚,又支撑高玉辉读大学,经济状况已很拮据。而家中保险入的青岛新农合和淄博城镇居民保险,报销比例很小。在这场突然到来的打击面前,这个家庭已濒临崩溃的边缘。

得知高玉辉的病情后,高玉辉的同班和邻班同学同学迅速行动起来,整合同学的力量为高玉辉募集到了两万余元。

1月7日,山东理工大学在校园发起为高玉辉募捐的倡议。5元,十元,二十,五十,大学生们纷纷慷慨解囊,为高玉辉筹集了近十五万元的医药费。“难为这帮孩子了,这大冷的天帮小辉筹款,明天还有考试呢。”高玉辉的母亲说。

如果您愿意向高玉辉一家伸出援助之手,请拨打中国青年网山东频道热线电话(0531-66689911),或联系高玉辉的家人。

联系人:高飞(高玉辉姐姐),手机18753370952。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