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西财重病教授难舍三尺讲台 最想对学生说“抱歉”

http://www.scol.com.cn  (2014-10-09 14:26:02)  来源:人民网  
编辑:马珂馨 黄岚  

    人民网成都10月9日电 (宋艳 实习生马珂馨 黄岚)在位于西南财经大学(光华校区)一栋普通的家属楼内,法学教授冯亚东牵挂着《平等、自由与中西文明》一书第三版的事情。空闲的时候,他喜欢坐在阳台上翻看学生送他的三星堆图片,有时也会看看“世界历史”视频。

    因为身体欠佳的原因,冯亚东不能亲自到学校上课。他最期待学生到家中来探讨法学问题,尽管说话已经非常吃力、手脚已不甚方便,他最想对自己的学生说抱歉,因为“不上课对不起人家”。

    

冯老师在寝室与同学沟通交流。

    自断仕途 坚定选择教书育人

    16岁时就开始漂泊的他,当过知青、农民工、工人、大学生、法官,最终自断仕途选择了当一名教师。“可以清清静静做点学问,教书符合我的性格。”冯亚东说。

    1986年5月,冯亚东从南充市中级法院调到四川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期间他用十年时间撰写出《理性主义与刑法模式》一书。肯花费如此长时间写作一本书,这在如今急功近利的学术氛围下十分可贵,他认为,做学问本身是需要平心静气和时间的。

    1998年至2002年,他被调入四川大学法学院,课多的时候一个学期要上六七个研修班。因为有十多年教学经验,他教起来顺手,学生也爱听。

    而后,冯亚东一直在西南财经大学从教,并与刑事法学研究所同事积极争取开设刑法学硕士点,2003年,经过努力,刑法学硕士点一次申报即获教育部批准通过,2004年,教研室所开设的中国刑法学课程也被评为省级精品课程。

    据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汤火箭介绍,在刑法学学科成立之初,场地、人才、经费很紧张。冯亚东除了将自己收藏的部分专业书籍搬至教研室外,还自掏腰包为教研室购买图书及办公用品。“冯老师想方设法请来国内高校的法学教授以及实务部门的专业工作者,为同学们开设课程或讲座。学校刑法学在国内刑法界崭露头角,离不开冯亚东的贡献。”

    “爱学生胜过爱自己的儿子”

    在从教的近30年时间里,冯亚东多半时间都用在了学生身上。“对学生比对儿子还要好。”冯亚东夫人龙哲宣说,“如果学生生活、学习遇到了困难,他比学生还要急,整天在家里念叨,相反对儿子投入的时间和精力要少很多。”

    除了正常教学工作外,冯亚东每周都会召集冯门弟子沟通交流。即便遇到不同观点,他都鼓励学生表达并坚持,不会强迫学生必须坚持为师的观点。

    事实上,刑法涉及的问题很多,也和生活紧密相连。有一次学生郭家荣与冯老师讨论“用冷水泼人抢项链是否属于抢劫”的案子。郭家荣当时认为用冷水泼人属于暴力,应该归为抢劫的性质。

    冯亚东听后,露出招牌式“呵呵”的笑容。“什么叫‘暴力’?对一个1.8米的男子泼冷水是否是暴力?受害对象又换成一个小朋友呢?”

    郭家荣说,冯老师总是循循善诱,学生们也渐渐懂得在罪与非罪之间,需要依靠法律的智慧去解决。

    每当院子里瓜果飘香的时候,冯亚东便邀请学生到家里来讨论学术。一边吃着新鲜的果子,一边讨论学术观点。看着这帮弟子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冯亚东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到了午饭或晚饭时间,如果妻子还没有回家,冯亚东便和学生们一起下面条、煮饺子,“凑合”的饮食中传来阵阵笑声。

    除了关心学习,对学生的生活,冯亚东也是无微不至。有一位学生考上了北京一所院校的博士,冯老师二话没说资助了机票钱。有学生买不起电脑,他就把自己的电脑送出,还说着“我要换新电脑,这个不用了”。他不想让学生有心理负担。

    他也经常把经济困难的学生叫到家中吃饭,想趁机给他们生活费。学生们说,怎么还能要老师的钱?直接给钱的方式没有成功,冯老师又四处联系兼职的工作,让困难学生教自考生打工挣钱。

    博士毕业生李侠现在也是一名大学教师,她说从冯老师那里收获到的是对学生发自内心的爱,“冯老师讲的,我现在都给同学们用上了。”

   

12下一页尾页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