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何振梁去世中国体育报只字不提

http://www.scol.com.cn  (2015-01-07 09:54:38)  来源:武汉晚报  
编辑:  

何振梁虽然离开了人间,但是他对一个地方体育的扶助,这个地方的人是不会忘记的。

昨天,记者采访了前湖北省体委训练处负责人胡庆余。胡庆余认识何侲梁已有近30年,在工作中,和何侲梁接触得比较多,他怀着深情讲了好些何老对湖北体育扶助的故事。

伤脑筋的冷处理

所谓冷处理,也要讲究方式方法,不信的话,你往一锅热油里浇勺冷水试试?我当然知道你又不傻,可有人觉得没什么,比如《中国体育报》。

北京申奥功臣何振梁几天前逝世,从人民日报、央视,到各地方媒体都在沉痛哀悼。相比之下,《中国体育报》至今只字不提,尤其显得鹤立鸡群,引无数同行竞围观。而国家体育总局也惜字如金,仅在官网上登了条讣告,123个字。

老实讲,最讨厌有人啥也不懂瞎起哄了。那些指责《中国体育报》人走茶凉的,有几个买过这份报纸,知道它长什么样,每天几个版吗?要知道,该报是国家体育总局主办,外面市面上根本见不着。登不登何振梁,跟大家半点关系都没有,只要让端着它的人眼不见心不烦,效果就达到了。

何振梁在申奥前后,与当时还叫国家体委的领导袁伟民等人都产生过矛盾,这并非什么秘密。想想也正常,那会儿何振梁是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到世界上开会,他坐上面,领导坐下面;可他同时还是体委副主任,关起门开会,领导坐中间,他坐旁边。所以申奥的事情,到底谁听谁的,军功章上谁名字靠前一位,难免会有切磋。

按理说,北京奥运会早已大功告成,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如今逝者为大,缅怀一下何老乃人之常情。问题是按理又说,缅不缅怀,何老都不会再提意见了,但谁能保得准,仍健在的会不会有想法;又或者他们本来没想法,但某报纸替他们想多了……唉,世界太复杂,不是咱们这些中二能懂的。

有声音质疑,对元老功臣如此冷处理,难免凉了人心。但比起伤人心,伤脑筋只怕更头疼——若大家都一心扑在过往恩怨上,耿耿于怀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哪还有脑细胞用来干活呢。 陈开

找到共同语言结交何振梁并不难

人与人之间结下友谊,莫过于经历相仿,这样能够找到共同的语言。

1985年,全国体育运动学校工作会议在湖北召开,胡庆余作为湖北体委训练处的负责人参加,何振梁则是国家体委副主任。他们下榻在武昌洪山宾馆,晚间闲谈时,何振梁问胡庆余是怎么走上体育道路的。胡庆余就读武汉九中,跳高不错,1963年,武汉大学五十年校庆,其中有一个节目是运动会,在跳高比赛中,胡庆余以很大的优势夺冠,武汉大学看中了胡庆余,希望他高中毕业后,到武汉大学来读生物系。

湖北田径队也向胡庆余伸出了欢迎的手,胡庆余问校长如何处理,校长说:“中国过去被人说成东亚病夫,你参加运动队,可以让外国人,改变对中国人的印象,这样为国家出的力,不见得比读书小。”胡庆余听了校长的话,进了湖北田径队。

何振梁听后,非常高兴,他告诉胡庆余,他先是读法语,以后是贺龙老总让他进了体育圈,“听党的话,为国家多出力,我们在这点是相通的。”

何振梁的话,给了胡庆余很大的鼓舞。

足球队闹罢赛收到检讨说“不错”

1987年,湖北足球队到天津比赛,场上火药味比较大,因为对裁判的判决不满,湖北队进行了十多分钟的罢赛,经场外人员反复作工作后,比赛恢复,在场上带着情绪踢球。

湖北队回汉后,湖北省体委批评了湖北足球队。1987年,在中国体育史上是不寻常的一年,这一年是广东全运会年,对赛风赛纪的要求极严。湖北足球队在这个时候出事,很是麻烦。湖北省体委写了检讨,胡庆余带着检讨到国家体委认错,他首先找到了何振梁,何振梁看了检讨后说:“湖北队罢赛,这是非常不对的行为。但是,湖北省体委在出事后,能够认真检讨自己的过错,态度很好,这一点又是不错的。年轻人容易冲动,何况又是踢球,热血沸腾,容易做出过激的行动,要多多教育。对于湖北省体委主动且及时的认错态度,在体委党组会上,我会专门提出的。”

当时的国家体委徐寅生副主任,对湖北的认错态度,也是欣赏的。

在这一年的全运会上,湖北队战胜了天津,打进四强,创造了当时湖北足球参加全运会最好成绩。

全运会皮划艇为湖北“出头”查作弊

1987年,湖北参加全运会时,湖北的水上之师是非常有实力的,在上半年全国锦标赛中,赛艇总共14块金牌,湖北拿了12块。

但是在全运会赛艇决赛时,湖北队在上半年拿冠军的赛艇,差不多都是在距离终点100米处被一支新军超越,一块金牌未得。而这支新军,很多队员上岸后,被医务人员用氧气急救。种种迹象显示,这支新军,有服用兴奋剂之嫌。

胡庆余找到了何振梁,把场上比赛的事情说了。何振梁说:“我是皮划赛艇协会的主席,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坐视不管。”

在以后皮划艇的决赛中,没有出现运动员需要用氧气包急救的事情。湖北队在皮划艇比赛中,斩获数块金牌。

多次受邀下基层走访武汉市四中

在以后的岁月中,胡庆余也多次邀请何振梁到湖北、武汉来,特别是到基层,那里更需要何振梁这样的大家鼓励。

在武汉中学生中,提起田径,大家都会想到武汉四中,胡庆余邀请何振梁到武汉四中看看,何振梁欣然前往,看望学生和运动员。武汉四中的全国十佳体育老师黄仲藩说:”何老的到来,对我们的工作,是极大的鼓舞。一路走来,今年世界中学生运动会,就在我们四中开。”

胡庆余邀请何振梁去武汉黄陂区,何振梁去了后,看到黄陂区业余体校,有100名体校重点班的学生住读,这100名孩子中,田径、乒乓,有好几个项目。何振梁非常高兴,他说:“中国的基层体育,都像黄陂这样搞,中国体育何愁后继无人。“

1997年上海举行全运会,把已经退下来的国家体委老主任请到上海,何振梁也在受邀之列,宴会当天,何振梁一行,坐在距离主席台最近的地方,他看到了老朋友胡庆余,主动地走了过来打招呼。其时,胡庆余在群体处负责,这一桌坐的也是其它省份群体处的同志,大家说:“何主任好平易近人,老胡,能否请何主任跟我们合个影。”胡庆余去请何侲梁,何振梁非常高兴地过来,热情地和大家合影。

大家都觉得何振梁是一个谦虚、朴实的人,以他在世界体育界的知名度,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